魅力成都  >  案例追踪 > 正文

苦苦修炼廿八载 一朝醒悟永不迟

2021年09月14日 09:16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正清和

我叫吴明明(化名),安徽合肥包河人,已经64岁了。直到今年,我才挣脱“法轮功”的精神枷锁,彻底醒悟。回想我陷入“法轮功”二十八年来的心路历程,我追悔莫及。“法轮功”骗了我二十八年,害了我二十八年,毁了我一生。

   

本想祛病健身,却痴迷“学法”走火入魔

上世纪90年代,我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工作稳定,在单位已是财务科长,孩子乖巧懂事,可这一切美好都在我36岁那年因为受到了“法轮功”的蛊惑而草草结束。

1993年,我大病了一场,经过住院治疗基本恢复。在家休养期间,听说“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参加了李洪志的“传法”。那段时间,经常参加练功活动,心理作用下,我感觉自己身体变好了,居然有了久违的轻松感,让我对李洪志及“法轮功”感恩戴德,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一心钻进练功学法。

陷入“法轮功”以后,我彻底变了,对孩子、家庭、工作全然不顾,疯了一样,脑子里追求的只有自己的“圆满”。我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练功上,对“法轮功”如痴如醉。上班时间,不再钻研本职业务,想方设法读“法轮功”的邪书,甚至坐在办公室沙发上打坐;对孩子的学习生活漠不关心,认为读书无用,练功才是人生追求。为了提高层次,我还经常跑出去“弘法”,与“同修”交流练功心得。在这种情况下,丈夫还是不厌其烦地劝我“‘法轮功’不能信!”可我根本听不进去,我行我素,自私自利地专心修炼。孩子曾对爸爸说:“妈妈是不是疯了?”

往事不堪回首,为“讲真相”两度入狱

1999年7月,国家取缔了“法轮功”。面对当时的形势,我不能接受,坚持要去“申辩”。我拿着家里的四万元积蓄,和一群“同修”跑到北京“喊冤叫屈”,到天安门广场练功。单位对我反复劝说无效,加上我再三无故离岗和固执的违法行为,不得已将我开除。

即便如此,我仍然抱有幻想,继续相信“法轮功”的谎话,心里对“法轮功”坚信不疑,偷偷摸摸地在家练功,毫不犹豫地参加所谓“讲真相”活动。 为了更好地“讲真相”,在“法轮功”网站的进一步蛊惑下,我一头扎进深渊,从上面下载资料,自己制作“法轮功”反宣品。

2007年,为了更进一步“上层次”,我跑到马鞍山参与宣扬“法轮功”,很快就被公安机关抓获,因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判了四年。面对生活的窘迫及我的“疯狂”,一直包容我的丈夫在我出狱后提出了离婚。

对待父母,我心里也有难以抹去的愧疚。父亲曾经对我说过:“我们老了,希望你每个星期回来看看我们。”自从信了“法轮功”,我几乎把所有时间都奉献给了所谓的练功和“讲真相”,再加上父亲对我没完没了的说教,我再也没回过娘家。有一次,在路上遇到父亲,他很气愤地对我说:“你到底是要李洪志,还是认我这个父亲?”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只要李洪志!”为了“法轮功”,我与父母断绝了关系。没想到那一次与父亲见面,竟是永别。

因为痴迷“法轮功”,我丢了工作,毁了家庭,没了亲情。但是,为了追求“圆满”,我依然坚持我所谓的信仰,李洪志的那些“经文”就像紧箍咒一样套在我的头上,无论多少人多少事阻拦,都没拦住我修炼“法轮功”。

2019年,李洪志在所谓“经文”中声称他所安排的“正法”时间结束了,“走向圆满”指日可待,但是要拖一阵子,时间不会很长。我傻乎乎地又相信了,还跑出去散发“法轮功”反宣传,因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再次入狱,被判两年。

挣脱精神枷锁,反思“法轮功”鬼话连篇

刚到监狱,我很对抗,做好了以死相拼的准备。2020年,我生了一场病,不愿意吃药治疗,因为深信李洪志说的“修炼的人不会得病”。后来,监狱安排我吊水治疗。躺在病床上,看着药水一滴滴落下,身体不适症状正在减轻。那一刻,回想我认识的“法轮功”人员随着年龄增长都不同程度生了病,不吃药不治疗的后果都是病越来越重,甚至离开了人世,我才对李洪志的话产生了疑惑。

一直深信“法轮功”的我开始反思,阅读了很多关于人生、生活、幸福等方面的书。通过静心学习,我终于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恶本质,认清了李洪志是怎么一步步把我们带到了反党、反社会、反政府的境地,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幡然醒悟的那一刻,我放声痛哭,走了二十多年的“法轮功”之路,彻彻底底地错了。

李洪志就是个大骗子!李洪志以“修炼”为幌子,通过精神控制和心理暗示,用充满诱惑、恐吓的书籍和经文,玩文字游戏,让人感到不能不听命或不敢不听命,鼓动、操纵不明真相的学员走向反政府、反社会之路,坑害了众多群众和家庭。李洪志拿“走向圆满”忽悠学员,最大的骗局就是时间,以时间的紧迫“不长时间就能圆满”煽动大家“弘法”“护法”“正法”。“不长时间”到底是多长时间呢?二十多年过去了,天国在何处?圆满在何方?这条路越走越窄、越走越黑。根本就没有天国,根本就不存在圆满,“法轮功”所谓的“真善忍、做好人”只是为了控制学员的勾当。

感谢国家,感谢政府对我如沐春风的关心和爱护,让我从“法轮功”的精神枷锁中彻底醒悟,让我回归本该拥有的正常生活。如今我已出狱,开始了我崭新的生活,履行我应尽的职责和义务,用实际行动改邪归正。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