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成都  >  龙门阵 > 正文

鳌拜如何“欺君擅权”?

2021年09月14日 09:47

鳌拜画像。

鳌拜影视形象。

  
□ 向敬之

对于清康熙初年内大臣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四人如何辅政,《清史稿》如此评价:“四辅臣当国时,改世祖之政,必举太祖、太宗以为辞。然世祖罢明季三饷,四辅臣时复征练饷,并令并入地丁考成。此非太祖、太宗旧制然也,则又将何辞?索尼忠于事主,始终一节,锡以美谥,诚无愧焉。苏克萨哈见忌同列,遂致覆宗。遏必隆党比求全,几及于祸。鳌拜多戮无辜,功不掩罪。圣祖不加诛殛,亦云幸矣。”也就是说,索尼最忠诚,苏克萨哈遭排挤,遏必隆附逆臣,鳌拜喜杀戮。

这样说鳌拜,也是秉承了康熙的说法:“妄称顾命大臣,窃弄威权。”(《十叶野闻》)受康熙旨意罗列鳌拜罪状的康亲王杰书也说:“鳌拜系国家大臣,背负先帝重托。任意横行,欺君擅权。文武各官,尽出门下。”(《清圣祖实录》卷二十九)

四大辅臣的关系

四辅臣中,索尼是正黄旗,鳌拜和遏必隆为镶黄旗。两黄旗都是皇太极父子亲率。而苏克萨哈所属的正白旗,原为努尔哈赤第十四子摄政王多尔衮统领。

清太宗皇太极死后,未立储君,留下夺位之战。两黄旗鼎力支持皇太极长子豪格嗣统,而两白旗极力推动多尔衮上位。迫于顺治帝生母孝庄和两黄旗势力的联合压制,多尔衮提出折中办法,自己摄政,疯狂打压两黄旗和豪格,并把豪格弄出局。

精通满、汉、蒙古文的文武全才索尼,曾为皇太极的文馆谋士、一等侍卫,随皇太极征明时书写汉字文书谕告汉地百姓,任吏部启心郎,却因不附多尔衮,曾遭两次革职免死,遣守昭陵。

遏必隆为清太祖努尔哈赤外孙,父弘毅公额亦都巴图鲁,母为太祖四女和硕公主穆库什。遏必隆十多岁袭父一等总兵官世职,崇德六年(1641年),刚过二十岁的他被皇太极赞赏“巴图鲁之子,仍巴图鲁也”(《八旗通志初集》卷一百四十二)。于顺治二年(1645年)从征湖广叙功头等,却在三年后被人举报“与白旗诸王有隙”,于是多尔衮将这个外甥革职,籍没一半家产。

鳌拜则是少年入行伍、百战敢拼死的硬汉,崇德二年(1637年)被太宗赐号巴图鲁。顺治初年以护军统领随多尔衮入关,后从努尔哈赤第十二子阿济格击溃退至湖广的大顺皇帝李自成,继而跟随豪格进军四川射杀大西皇帝张献忠,还参与了平定大同总兵姜瓖的叛乱。却不料,多尔衮因鳌拜拥护少年天子、不阿附自己,而多次对其议罪论死。

多尔衮与其胞兄阿济格构陷亲侄豪格,使之幽死狱中,随后各强娶豪格一福晋。

黄白对立,日益激烈。顺治帝安排的四辅臣,就是两黄旗对一白旗、三黄臣对一白臣,自会延续往日情仇。

索尼是四朝元老,位居四辅臣之首,但年老多病,且聪明狡猾。鳌拜日益骄恣,索尼装聋卖傻。当初,鳌拜和索尼、大臣谭泰谋立豪格,彼此是好战友。后来,索尼和谭泰相仇,攻讦死磕,鳌拜因庇护索尼再次获罪,几被革职。如果不是孝庄斡旋,直接将索尼的孙女封为皇后,让首辅做了太国丈,索尼也未必会同几个儿子一同站到老战友鳌拜的对立面。

遏必隆是皇亲国戚,但他是典型的骑墙派。他附和鳌拜也是有缘故的。多尔衮当政时,有人告发称:皇太极驾崩、诸亲王夺位之际,鳌拜擅拨护军,为还是侍卫的遏必隆防守宫门。多尔衮因此差点弄死鳌拜,遏必隆因此欠了鳌拜一份大人情。

苏克萨哈属正白旗,原为多尔衮的“打黄干将”(奇怪的是,多尔衮摄政时,苏克萨哈除了得了骑都尉、三等轻车都尉世职外,并没有太多的荣耀)。多尔衮死后,朝局一变,刚做了几天议政大臣的苏克萨哈,伙同原睿王府侍卫、新晋议政大臣詹岱,一同跳出来告发故主棺椁中私藏八补黄袍、大东珠、素珠、黑狐褂之类僭越物品,阴谋篡逆,引发群臣纷纷要对多尔衮开棺扬灰。苏克萨哈因此受到顺治重用,很快升为镶白旗护军统领。顺治十二年(1655年)随礼部尚书兼镶黄旗满洲都统陈泰等领兵驻镇湖南,大败大西军将领刘文秀,回京后擢为领侍卫内大臣,加太子太保。

这四人入选辅政大臣,为顺治帝临终前与孝庄太后的商定,已无须皇室、宗室王公与议政王大臣会议推选。

维护两黄旗打击正白旗

索尼、遏必隆和鳌拜,初为拥立顺治帝,与孝庄太后结为共进退的政治联盟。后来,孝庄与顺治矛盾激化,索尼等三人不认同顺治帝的改制运动,认为其破坏了满蒙政治联姻关系,而站到了孝庄太后一边。

他们三人入选,自是孝庄的主张。而苏克萨哈,应该是顺治帝的提议,即便孝庄不喜欢这个正白旗人,但还是妥协地接受了他的入选,并默认了世职不显的苏克萨哈排名第二。这也照顾了作为上三旗之一的正白旗的情绪。

况顺治临终,有意抬高在领侍卫内大臣任上资历最浅的苏克萨哈,命他独送御讳、传谕大赦,使在一旁坐冷板凳的索尼等三人眼馋心恨,也使得苏克萨哈感激涕零地奏请情愿殉主。

顺治帝说:“尔不知死事易,守主事重。”(《清圣祖实录》卷二十三)顺治对苏克萨哈寄予托孤之厚望,也为鳌拜等很快抱团攻苏,埋下了导火线。

苏克萨哈虽热爱皇上,但背叛故主,毫无气节,索尼、鳌拜等人在仇视他的同时,多了一份鄙视。

鳌拜居四辅臣之末位,但资格老,军功高,常常气势夺人。武夫当国,首当其冲。

鳌拜的滥杀,主要是针对原属多尔衮的正白旗。

《清史稿》和《清史列传》都说鳌拜先拿内大臣费扬古(《清史列传》署作“飞扬古”)开刀。

鳌拜与费扬古本来有矛盾,再加费扬古给康熙做侍卫的儿子倭赫伙同另几个侍卫,对四辅臣中属于两黄旗的三辅臣无礼,惹得鳌拜不高兴,于是以倭赫等擅骑御马及取御用弓箭射鹿有罪,将他们和费扬古一众砍了。

康熙五年(1666年),鳌拜把矛头直接指向了同为辅政大臣且排名靠前的苏克萨哈。他强行要把镶黄旗与正白旗在直隶所圈的土地置换,即以贫瘠之地换肥沃之地,将二十年前多尔衮强势置换的土地,重新换回。

对此,朝廷内外,皆言不便。属正白旗的大学士兼户部尚书苏纳海、兵部尚书兼直隶总督朱昌祚、保定巡抚加工部尚书衔王登联,联合在朝堂上公开反对。特别是苏纳海坚决抵制,不畏惧鳌拜淫威,不阿其意。而朱、王则上疏奏称:旗民不愿圈换地亩。他们支持正白旗民坚守不移,阻挠鳌拜的强制命令。

鳌拜因此大怒,即以此事,谋兴大狱,将几人下刑部议罪,必欲置之于死地。

对于此事,站在当时两黄旗的角度看,鳌拜是针对多尔衮的正白旗,而多尔衮已死,鳌拜打击正白旗,同时也是在维护两黄旗的利益。

假借皇帝名义杀大臣

鳌拜坚持严惩坚奏苏纳海等,索尼、遏必隆没有反对,甚至在鳌拜强奏时附议支持,故而有康熙帝“特召辅臣等,赐坐询问,鳌拜、索尼、遏必隆,坚奏苏纳海等,应置重典。独苏克萨哈不对”(《清圣祖实录》卷二十)的辅政分裂僵局。

而时年十四岁的康熙帝已看出四辅臣有分歧,没有批准。

专横的鳌拜攘臂强争,最后假借皇帝的名义,把苏纳海、朱昌祚、王登联三人绞杀,抄没家产。

鳌拜等的理由是:苏纳海身在内阁,执掌户部,如果有意见,就应该即时陈奏。而今既然奉差拨地,却以种种奸巧不愿迁移,是明显抗旨,藐视皇上。

朱昌祚、王登联,身为督抚,各有专任职掌,不按要求处理好拨地事宜,还妄行具奏反对,又将奏疏予苏纳海看,报告中不止言及民间困苦,还将旗下不愿迁移之处一并具题。

但要杀苏纳海三人,不只是鳌拜一人的意思。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满文奏折中,有一份未书具奏人的文件,记载了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二月初一日,康熙帝在畅春园召见满洲镶黄旗内大臣明珠、满洲正白旗兵部尚书马尔汉、满洲正黄旗原户部尚书麻尔图、满洲正白旗原兵部侍郎温代四个老臣时的一番话。康熙重提苏纳海等因“更换地亩事”不符合辅政大臣心意,结果被定为死罪。四大辅政“入内具奏时”,“索尼、鳌拜、遏必隆三人均奏称当斩,迫朕杀之”。

事情过去了三十多年,康熙不以索尼是太国丈、遏必隆是国丈,为尊者讳,直言他们作为“辅政大臣办理政务时,结纳植党,专擅威权,谄媚者任意使用,不附者寻隙治罪”。奇怪的是,《清圣祖实录》没有记录此事。

一向持重的索尼,之所以坚持要处死苏纳海等支持正白旗拒换要求的三人,应该是对苏克萨哈的一次反击。一年前,孝庄拟将索尼孙女定为皇后,苏克萨哈怒称此女与康熙年庚不符,挑起鳌拜与遏必隆一同反对力阻,还称索尼之子、领侍卫内大臣噶布喇为“满洲下人”(《明清史料》丁编第八本《鳌拜等罪案残件》)。

康熙谴责鳌拜妄称顾命大臣,窃弄威权,植党营私时,经常不忘称四大辅政。毕竟索尼等辅政时,康熙帝只是一个老老实实坐在龙椅上的傀儡。

康熙六年(1667年)三月,索尼与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一起上书请求康熙帝亲政。康熙没有马上答应。六月,索尼病逝,辅臣们班行章奏,本为四辅臣之末的鳌拜却站到了最前面。

自此,鳌拜大权独揽,独断专行。

遏必隆选择明哲保身,对于鳌拜的专擅,既不加阻止,也未曾弹劾。很快,鳌拜及大学士班布尔善诬苏克萨哈不欲归政,列二十四罪,将其处死。

《清史稿·圣祖本纪》记载:康熙六年“秋七月己酉,上亲政,御太和殿受贺,加恩中外,罪非殊死,咸赦除之。是日,始御乾清门听政。甲寅,命武职官一体引见。己未,辅臣鳌拜擅杀辅臣苏克萨哈及其子姓。癸亥,赐辅臣遏必隆、鳌拜加一等公”。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