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蜀风茶韵

曲径

2021年04月02日 09:55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江梓豪

我有个很好的朋友,多年未见,如今是朋友圈的点赞之交。但点赞之交和点赞之交其实也有所不同,我不说,人们也懂。记忆这种东西,的确是过去式,无论当时何种情绪,后来如何看待,其实都是没法改变的了。所幸我们少年时的记忆如今还在,无影无形,甚至连照片都没留下几张,于是明明发生过,却像是讲故事了。

他如今在乐山夹江中学后山上的张天官山上班,朋友圈也不时来几张张天官山近景。天官山,是我们读中学时,语文老师最喜欢提起的地方了。总之所有作文主题和人生命题,似乎都可以在张天官山找到答案。夹江中学除了正门,还有一道小门,直通往山上。一道红漆的小铁门,把士林和山林隔开了。

高中三年,尽管语文课上常常听到它,但偏偏就没去。其实需要多少时间多少精力呢,明明也就是一个晴好的下午就可以办到的事情。扪心自问,真有许多规划的旅程从未出发。这样一直到读高四,没错,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我不幸落水。如今看来往事如云烟,坎坷也是平淡,但诗意的十八岁年纪,只把那看成人生的至暗时刻。我习惯了每天蹬着自行车,上学放学,上课听讲写笔记,下课看看窗外,最多逛逛校园。只留下了这些画面,然后自然是怅然,眼看着考上大学的同学回来探望老师,那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真是无奈,所有的行为都被我多以一种近乎宿命的惨痛。有一天放学去骑车,只见双腿旋转如风,偏不见车动,滑链了,满腔悲愤从天而降,一脚踹过去,把那无辜的小伙伴踹倒在路边,铃铛也似把我抛弃,叮当着滚了很远,不再理我。我把车放回了车棚,背着书包走到校门口,想这下甚好,自行车老哥也把我抛弃,还是双脚跟我情谊深。

可是这双脚跟我的想法也不一致,并没有像往天那样,沿着熟悉的线路往回走。而是转过去,走向了那道小门,通向张天官山的小门。傍晚的校园,人已不多,谁能在意一个失意的学子呢,他还很熟悉一个高考题目《遭遇挫折与放大痛苦》呢!

张天官山跟想象的不大一样,本该如此。人生的花园呢,步入之前全凭想象,但到底是水仙还是玫瑰,红玫瑰还是白玫瑰,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没什么遗憾,真是这种等待,才附赠了一份迟到的幸福。一路上有树木、也有小小的不知名的花儿,树木不算高大,花儿也没有多么惊艳,但那时,对我而言,已经是莫大的安慰呢。自然之美,总能在一些时候让我们回归于安宁。

当我张开双手,拥抱着清爽的山风,我想,我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小世界。这个世界是什么颜色,开什么花儿,其实还是取决于自己。当我走出这条小路时,并不是要当一个愤怒的隐者,而是换了一个角度,换了一条线路,由此,人生的出路找没找到,还不清楚,但起码自己的内心算是交代过去了。我并非是靠活着的惯性活着,我还能够在生活中保持对于美好事物的感知,以及一份对于美好的执著追求。

回到那个如今仍与张天官山作伴的朋友,我告诉他,你是真的身在福中呀!他表示不解,因为他眼里的这座山,在他习惯的线路中,熟悉的印象中,并没啥稀奇的。而我,只能在心里告诉他:亲爱的,你每天走的那条路,恰恰是偶尔出现在我梦中的曲径。

版权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大家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洛尘】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