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貂蝉:男人幻想的女中豪杰?(上)

2021年01月14日 09:26 来源:华西都市报

周曰校插图版《三国志通俗演义》中的王允说服貂蝉。

唐伯虎《貂蝉》(仿古画)。

陈好版貂蝉。

     开栏语
     她们的三国

提到“三国”,人们脑中浮现的就是战争谋略,猛将如云,谋臣如雨,斗智斗勇,攻城略地。刘关张桃园结义,诸葛亮舌战群儒,关羽过五关斩六将,赵云长坂坡七进七出……这是男人们呼风唤雨的舞台,“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这类充满偏见和歧视的语句,因《三国演义》广为流传……三国里的女性被弱化被边缘,被历史的尘埃淹没。
  刘备那些“如衣服”多次被抛弃的妻女们,她们的命运到底如何?貂蝉是否只是男人的幻想?江东二乔,对于孙策、周瑜是美女配英雄的浪漫想象,还是残酷战争中胜者的战利品?与三曹皆有绯闻的甄氏,为何会在“宫斗”中落败,她真的是曹植心中的“洛神”吗?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推出一组“三国女子图鉴”系列文章,史海钩沉,还原本相,让她们从英雄的阴影里走向前台,带读者认识一个个有血有肉有灵魂的三国女性。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八个字指代了中国古代的四大美女,其中“闭月”即貂蝉,而画家也常以“貂蝉拜月”入画。
  貂蝉因罗贯中《三国演义》而广为人知,电视剧中又有著名女星利智、潘迎紫、陈红、陈好等先后饰演她的美貌形象。
  如大众所知,貂蝉是王允府上的歌伎,见董卓暴虐,民不聊生,商女也有报国之心。王允心生连环计,貂蝉自愿献身,离间董卓吕布父子,终使吕布杀掉董卓,以绝大恶。吕布纳貂蝉为妾,在吕布被曹操围困时,终日与貂蝉饮酒解闷。在吕布殒命白门楼后,貂蝉则再无记载。这些都是《三国演义》里的故事。
  关于貂蝉的下落,后人只能发挥想象,自圆其说。民间传闻和文艺作品中,有传貂蝉被曹操虏获,置于铜雀台中,抑郁而终;有传貂蝉或被关羽释放,或为关羽之妾,或被关公偃月刀所斩;也有传貂蝉誓死不从曹操,自杀殉夫等等。

     壹 貂蝉是否真有其人?

貂蝉是否真有其人,历来纷争不断。
  现在占主流的观点,一般认为貂蝉是小说家虚构的角色,可即便如此,信其有者,引经据典,在蛛丝马迹中搜寻貂蝉的踪迹,如甘肃临洮、山西忻州、陕西米脂等地还曾争夺“貂蝉故里”。其中,甘肃省临洮县于2011年对外宣布,已成功注册“貂蝉”和“貂蝉故里”共78个类别商标。当然这是为了借文化名人发展当地经济的“招数”,人物是否虚拟不重要,重要的是有名。
  据《三国志》记载,“布与卓侍婢私通”,《后汉书》则只修改了个别字词,“私与傅婢情通”。傅婢即侍婢,颜师古注《汉书》:“凡言傅婢者,谓傅相其衣服衽席之事。一说,傅曰附,谓近幸也。”唐代“诗鬼”李贺(字长吉)望文生义,以为傅婢是负责傅粉的侍女。此婢女与貂蝉离间董卓、吕布之事最为接近,而正史都未记录婢女名姓。
  明代著名学者杨慎《升庵全集》记载:“世传吕布妻貂蝉,史传不载。唐李长吉《吕将军歌》:‘榼榼银龟摇白马,傅粉女郎大旗下。’似有其人也。”
  清代平步青在《小栖霞说稗》中做了一番考证:唐《开元占经》卷三十三:“《荧惑犯须女占》注云:《汉书通志》:‘曹操未得志,先诱董卓,进刁蝉以惑其君。’”平步青又说,《汉书通志》不知是谁撰写的,《七录》和《隋书·经籍志》都没有收录此书。“罗氏演义易‘刁’为‘貂’,则不知何 本。”清代梁章钜《浪迹续谈》也提到这条资料,“刁蝉之即貂蝉,则确有其人矣。”不过,他也说《汉书通志》已失传,无法判断真假。
  曹操是否向董卓进献貂蝉不得而知,但《三国演义》中“刁蝉”成了“貂蝉”,曹操向董卓进献的不是貂蝉,而是一把镶嵌七颗宝石的匕首,企图刺杀董卓。
  宋代《三国志平话》中借王允之口,道出了貂蝉身世:“关西临洮人也,姓任,小字貂蝉。”貂蝉又自述,“家长(丈夫)是吕布,自临洮府相失。”而在元代杂曲《锦云堂暗定连环计》中,称“人中吕布,女中貂蝉”,貂蝉是山西忻州木耳村人氏,任昂之女,字红昌,因汉灵帝选入宫中,掌管貂蝉冠,故名貂蝉。后来汉灵帝将貂蝉赐予丁建阳,丁建阳又将她配与吕布为妻,后来遇上黄巾之乱,夫妻二人失散,貂蝉流落到司徒王允府上,被当作义女收养,吕布则拜了董卓为义父。

     贰 貂蝉不见史传但征诸稗史

据裴松之注《三国志》引用的《英雄记》记载,初平三年(192年),董卓死后,吕布被李傕和郭汜所败,抛弃妻子逃出武关,吕布之妻被庞舒藏了起来得以幸免。
  兴平二年(195年),吕布妻见到了刘备。当日,吕布请刘备坐于帐中妇床上,吕布妻妾向刘备行礼,酌酒饮食,吕布直呼刘备“好兄弟”,没想到最后因刘备落井下石而死。
  建安元年(196年),吕布部将郝萌反叛,吕布被逼牵着妻子,衣冠不整,从茅厕爬墙逃走。
  建安三年(198年),吕布被曹操围困下邳城,计划出城截断曹军粮道,妻子阻止了他。
  (吕)布妻谓曰:“将军自出断曹公粮道是也。(陈)宫、(高)顺素不和,将军一出,宫、顺必不同心共城守也,如有蹉跌,将军当於何自立乎?愿将军谛计之,无为宫等所误也。妾昔在长安,已为将军所弃,赖得庞舒私藏妾身耳,今不须顾妾也。”
  翻译过来就是:将军你就自己出城,不用顾我,反正我之前在长安已经被你抛弃过一次!你出去!陈宫和高顺素来不和,你一出去,他们两人必然不能同心协力守城,到时城丢了,我倒无须顾及,将军你将托身何处?你自己仔细想想吧。
  吕布听了妻子的话,“愁闷不能自决”。
  东晋孙盛《魏氏春秋》也记载:布妻曰:“昔曹氏待公台(陈宫)如赤子,犹舍而来。今将军厚公台不过於曹公,而欲委全城,捐妻子,孤军远出,若一旦有变,妾岂得为将军妻哉!”
  《英雄记》还记载了一件有趣的事。下邳之围,曹操捉住吕布时,吕布极不服气:“我厚爱部将,他们却临危背叛我”。曹操则责问他:“你背叛妻子,爱部将的老婆,怎么还厚着脸说厚爱部将?”吕布默然。梁章钜就此评论说:“为(吕)布妻女者亦极不幸”。
  只是不知道《英雄记》和《魏氏春秋》,两书所记吕布之妻是否貂蝉。
  《英雄记》又称吕布与魏续“有外内之亲”,《集解》何焯据此称,吕布妻是魏氏。不过内亲和外亲,所指的范围太广,魏续不一定是吕布妻子一族,也可以是吕布母族、祖母族等。
  《三国演义》则称,“吕布有二妻一妾:先娶严氏为正妻,后娶貂蝉为妾;及居小沛时,又娶曹豹之女为次妻。曹氏先亡无出,貂蝉亦无所出,惟严氏生一女,布最钟爱。”《英雄记》和《魏氏春秋》所记吕布妻子劝阻之言,则被罗贯中借严氏之口说了出来,吕布愁闷不决,又告诉貂蝉,貂蝉也说:“将军与妾作主,勿轻身自出。”
  蔡东藩《后汉通俗演义》称:“貂蝉不见史传,但征诸稗史,传闻凿凿。”
  封面新闻记者文康林


【责任编辑:夕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