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羊士谔:远目穷巴汉,闲情阅古今(上)

2021年01月12日 09:09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许永强

羊士谔诗集。

羊士谔画像。

唐宪宗画像。

□许永强

元 和 三 年(808年)冬,47岁的中唐诗人羊士谔被贬入蜀,历任巴州(今四川巴中)、资州(今四川资中)刺史。在蜀七载,羊士谔创作了《郡楼怀长安亲友》《书楼怀古》《资中早春》等近50首诗作。这些蜀中诗题材广泛,既有咏物写景、登高题壁之作,又有酬答寄怀之篇,寄寓了诗人的生命情感,承载了诗人的人生价值选择,折射出中唐这一特定时代背景下贬谪文人的普遍心态。
  为了充实贬谪生活,排遣心中烦闷,羊士谔或独坐于官府,寄闲情于书本,聊以慰志;或徜徉于巴山蜀水之间,寄情于山水,登临咏怀,在发泄内心忧愁的同时,亦留下了不少慨叹歌咏巴蜀人文的诗篇。
  尤其是在巴州时,羊士谔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触大自然,亲近山水,体察自然之物。他热爱大自然,细心观察,写了《初移琪树》《看花》《玩槿花》等借咏物寄托壮志难酬之感的咏物诗。

     壹 贬官入蜀 诗以咏志

羊士谔,山东泰安人,出生于肃宗宝应元年(762年),此年正逢安史之乱的末年。安史之乱结束后,藩镇割据更为严重,社会凋敝、民不聊生。处在这样一个无法挽救的颓势中,羊士谔从勤奋苦读的一介书生,到进士及第,怀着满腔热诚却无施展之地。
  808年,羊士谔因弹劾宰相李吉甫,触怒了宪宗帝,斥责他拉帮结派、诬告不实,被贬为资州刺史。10月,羊士谔出长安,经褒斜道,至褒城,抵汉中,再一路南下沿金牛道入蜀,开始了颠沛流离的谪贬生涯。
  然而,羊士谔并未正式知资州。《旧唐书》记载同年与羊士谔一起遭贬的窦群、吕温均因“朝议以所责太轻”,羊士谔再度被贬为巴州刺史。当时“巴州为中州,资州为上州”。在巴州担任刺史期间,羊士谔“持逸群之才略,廖疲人之疾苦,理行居最”,关心民众的疾苦。元和七年(812年),羊士谔迁为资州刺史。
  在巴州和资州,羊士谔用诗歌记录着自己的贬谪生活。“守士亲巴俗,腰章口汉仪。春行乐职咏,秋感伴牢词。”(《酬礼部崔员外备独永宁里弊居见寄来诗云图书锁尘阁符节守山城》)写出了亲身体验巴地风俗,春行秋游吟咏抒怀的闲适之感。“九剑盈庭满酒卮,戍人归日及瓜时。元戎静镇无边事,遣向营中偃画旗。”(《贺州宴行营回将》)写出了资州少战事,安定融和的景象。此外颇能展现巴蜀民俗风光的“灯花助春意,舞绶织欢心。”(《上元日紫极宫门观州民然灯张乐》)将州民张灯结彩、载歌载舞欢庆上元佳节的热闹场面勾画而出。
  被远贬巴蜀之地,羊士谔却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造福当地百姓,取得卓越的政绩,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重返朝廷被重用。这种心志流露在其诗歌中,如在巴州作“二毛非骑省,朝镜忽秋风。丝缕寒衣上,霜华旧简中。承明那足厌,车服愧无功。”(《在郡三年,今秋见白发,聊以书事》)“济物阴功在,分忧盛业馀。弱翁方大用,延首迟双鱼。”(《郡中端居,有怀袁州王员外使君》)“聊持循吏传,早晚□为徒。”(《守郡累年俄及知命聊以书事》)在资州作“一雨东风晚,山莺独报春。淹留巫峡梦,惆怅洛阳人。柳意笼丹槛,梅香覆锦茵。年华行可惜,瑶瑟莫生尘。”诗人虽远贬偏远之地,却心系朝廷。他对自己前途命运感到忧虑和不安,他不甘久居贬谪之地,欲回朝廷为君主分担国事之忧,也许难以企及,但羊士谔从未放弃追求。诗歌语言清丽流畅,简洁古朴,在艺术手法上,把对景物的描写与诗人的心境结合起来,情景交融,使诗境更加清幽淡远。
  羊士谔所坚守的理想终于在年近花甲之年得以实现。元和十四年(820年)5月,受到幸运之神眷顾的羊士谔被宪宗招回朝,任户部郎中,协助尚书和侍郎掌管天下土地、人民、钱谷之政,贡赋之差。回到熟悉的京城,回想一生的跌宕起伏,仿佛梦一般。也许心期了却,羊士谔心中无所牵挂,次年,诗人去世。羊士谔最后十年的迁谪生涯中,在蜀就长达7年,所创作的诗歌也达到了顶峰。

     贰 瞩自然美景 吟巴蜀人文

为了充实贬谪生活,排遣心中烦闷,羊士谔或独坐于官府,寄闲情于书本,聊以慰志;或徜徉于巴山蜀水之间,寄情于山水,登临咏怀,在发泄内心忧愁的同时,亦留下了不少慨叹歌咏巴蜀人文的诗篇。他在诗中写道:“月满自高丘,江通无狭流。”(《郡中玩月,寄江南李少尹虞部孟员外》)呈现出一幅幽静的蜀丘江月图。
  在创作蜀中景物诗时,羊士谔善用白描,写景诗之所以出色得于他对景物特征的细致把握。“苔斑自天生,玉节垂云长。”(《野夫采鞭于东山偶得元者》)寥寥数字便勾勒出布满青苔的山径、高入云霄的山峰以及青翠垂云的蜀竹。此外,羊士谔写景状物诗往往蕴藏遣词用字之妙。“南馆垂杨早,东风细雨频。轻寒消玉斝,幽赏滞朱轮。”(《早春对雨》)描写春景,“垂杨”“东风”“细雨”,均为平淡之物,然一“消”字点出早春雨频所致的轻寒噬骨,一“滞”字则从侧面展现出所赏景色惹人陶醉,可谓精妙。又如“柳意笼丹槛,梅香覆锦茵。”(《资中早春》)“笼”“覆”将柳条之密、柳叶之绿、梅香之馥郁均展现得淋漓尽致。
  仕途坎坷,屡次遭贬,尤其是在巴州时,羊士谔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触大自然,亲近山水,体察自然之物。他热爱大自然,细心观察,写了《初移琪树》《看花》《玩槿花》等借咏物寄托壮志难酬之感的咏物诗。如“珍树寒始花,氛氲九秋月。佳期若有待,芳意常无绝。袅袅碧海风,濛濛绿枝雪。”(《题枇杷树》)诗人见此枇杷树,喜爱有加,将枇杷树之物态描写得细致详尽。首联点明了枇杷树的花期,深秋九月枇杷之花凌寒而开;颔联写枇杷花之芬芳,如果花期延续,那么花香也弥漫不散;颈联写枇杷花之繁茂,白色的花朵点缀绿枝犹如覆盖在上面;尾联写时光在残华中流逝,冬去春来,春鸟在枇杷树中流连欢悦。从中可窥见诗人的闲情逸致,和对大自然的喜爱之情。


【责任编辑:夕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