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唐青石:指挥家的凉山交响乐

2021年01月11日 09:33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何万敏

唐青石为凉山交响乐团的发展呕心沥血。

□何万敏

每到周末,火把广场的凉山州民族文化艺术中心金鹰大剧院,灯火辉煌。在观众热烈的掌声中,乐手们也迎来聚光灯中间位置的那个人——指挥家唐青石。随即,悠扬的乐曲跟随潇洒的指挥棒,萦绕于剧场,浸润于心田。这是在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定期上演的大凉山惠民音乐会。
  唐青石,是凉山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指挥家。在他严苛甚至严厉的悉心调教下,美妙的旋律与大凉山的月影星空或者风雨交加,琴瑟和鸣。每一场演出,都不同凡响。他把自己比喻为“一个音乐的朝圣者”,“随着音乐会最后一声的消失,像朝圣者举起磕磕作响的木屐,再次匍匐,向着心中的圣地前行,再前行。”
  7年了,超过400场,演奏曲目多达500首(部)。定期上演的高雅交响音乐会,陶冶观众情操,丰富群众文化生活;许多古典音乐的小白,已经成为资深的发烧友,几乎场场必到、心领神会。《光明日报》发文盛赞,“惠民音乐会,最关键的就‘惠民’二字”。人民网则评价:这不仅是一次次文化盛会,更是凉山州积极贯彻落实“大力发展公益性文化事业,保障人民基本文化权益,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要求的生动实践。

     到凉山交响乐团出任指挥

如今的大凉山惠民音乐会,由凉山文旅集团出品。它的雏形,是2010年12月24日至26日为迎接新年,在泸山上演的“凉山彝风森林音乐会”;次年10月28日,易名“月城之春广场惠民音乐会”改到火把广场举行,吸引更多好奇的观众到场。那时候的演出单位是凉山州歌舞团,一直作为舞蹈队合唱队伴奏的管弦乐队,摇身一变成为主角;那时候,歌舞团的负责人是刘康。
  唐青石记得清楚,当初正是刘康打电话给他:“有没有时间,来帮一下?”2010年过完春节,唐青石辞去四川交响乐团团长和指挥一职,正忙得不可开交,简短回答道“来不成,可以介绍我的学生来”。结果他却放心不下,临到演出前赶赴西昌,用他举重若轻的话说,“作一些艺术和技术上的指导”,实则把握艺术质量。
  对于音乐会早期的演出,唐青石有他专业的评价。“凉山人的胆子很大,想法也很好。但是做交响音乐会是缺乏资源的。第一,主要是缺乏人力资源,就演出阵容来讲,演奏员不够,构不成基本的交响乐队,招人又受到资金与训练等限制;第二,是缺乏音乐知识储备,音乐是一片汪洋大海,它装不出来,曲目的广泛度不够,更换曲目慢,又以歌曲为主,乐手的技术水平参差不齐,如何让音乐会可持续发展,不断地提升壮大?”
  坦诚的指挥家看过几场演出后,认真地交换意见。
  刘康听得仔细,乘机向唐青石邀请:“干脆你来做!你不是正好从四川交响乐团辞职了吗,应该有时间过来。”
  唐青石回忆,“我考虑了很长时间,当时很矛盾——30多年在成都,热衷于耕耘交响乐发展,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当然好;但是,离开成都到凉山做一个乐团,条件不太具备,人文环境、经济环境、音乐环境、人才储备,各方面都不具备,时机不成熟。”经过三四个月的考虑,唐青石才最终答应。
  之前多次到过凉山采风、演出,唐青石印象中的凉山,“山山水水和广袤的土地、森林,有很多值得学习的民族文化,而现在的舞台上还很少有呈现彝族风格或者题材的交响乐作品”。他质朴地意识到也许这是一个机会,“到西昌可以很接地气地了解凉山、了解彝族文化,这跟以前走马观花的采风不一样”;第二个想法则是,“这一辈子在成都,从峨影乐团到四川交响乐团,还是有能力把一个乐团从它条件并不好的时候逐步地引导到职业化上面。在那两个乐团的经历使我学习到很多建设乐团、管理乐团的经验,加之很关注国际上许多乐团的运营方式,我有自信。”

     凉山7年“只干了一件事”

唐青石将他在凉山的7年比喻为“只干了一件事”,从2013年4月正式接棒凉山交响乐团算起。“那一场音乐会编号74期,现在我们将上演第415期。”指挥家的大脑里,记得深刻的不仅是厚厚的五线谱上密密麻麻的音符,还有数字编号。因为每一个期数的后面,都是指挥家和演奏员的艰辛付出。
  “通过惠民音乐会舞台,建设一支交响乐团,甚至让它进入职业化之路,是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很有意义的事情。”回顾过往,唐青石感慨良多,“当初条件很差,我也是咬紧牙巴。”坚持、坚守,他一再强调,“我做得最多的事情是改变观念。”
  既是观念,根深蒂固;遑论改变,谈何容易。
  唐青石有他的办法,“第一件事情就是开窗户”。以音乐家的敏锐,他发现凉山“缺一扇高雅艺术的窗户”。他要打开这个窗户让人看清楚,如今世界上的艺术已经到了什么水准。通过排练从巴洛克时期到古典时期到浪漫派时期几十位作曲家的作品,让他们了解世界优秀音乐的组成方式样式和特点特征,它的人文价值;以此训练这个以前从来没有拉过交响乐的乐队。演奏世界经典音乐作品,是必须要认识我们这块土地之外的艺术发展到什么程度,反过来才反思我们应该做什么事情,脚踏实地来发展和创作,弘扬民族音乐。唐青石坦言,“这是一个相当艰苦的过程,基本上可以说,每一个人我都当成学生在教育,因为他们之前完全不懂。”
  他谈起一件趣事。“我来的时候,曾经有很多人善意地提醒我,说在西昌演音乐会,你千万不要演外国作品哈。”世界上最美好的音乐为什么要选择地方呢?难道在北京、上海和广州、成都受观众欢迎的经典交响乐作品,就不能在凉山演呢?唐青石百思不解。“只要一个乐团够认真、够水平,把优秀的音乐作品介绍给观众,观众一定会接受。”正是抱着这种理想,他大胆尝试,每一期音乐会都会上演新作品。他不无骄傲地介绍,“我们演奏的曲目已经超过500部,作品的时间跨度长达300多年。”更令他欣喜的是,这大大开阔了演奏员的眼界,提升了演奏不同时代不同作品的技术能力和特征表达,同时也培养了很多喜欢高雅艺术的观众。
  唐青石恳切地说:“如果我按那种‘善意提醒’方式缩手缩脚做事的话,这个乐团不可能是今天这个样子;既然建立的是专业团队,就必须按照专业的意识来建设它。”

    倾力打造职业化的交响乐团

一个双管编制的乐团应有70人,但是凉山交响乐团头几年里只有50人,编制完全不够,招人也很困难;训练乐团循序渐进,只能根据乐团的能力,演奏从小作品开始到中型作品,再到现在的大型作品。
  唐青石介绍,中国现有90个交响乐团,在地级城市的寥寥无几,凉山交响乐团或许是地级城市唯一职业化的交响乐团。而让他尤感欣慰的是,“如果把中国的交响乐团分为上中下三类,凉交接近中等水平。”
  2018年2月,大凉山惠民音乐会演至第300场时,中国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著名作曲家赵季平专程赶到现场加油助威,他大加赞赏:“你们在大山深处身体力行传承优秀文化,我们更应该支持。”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作曲家叶小纲闻讯到凉山,颇为吃惊,“没有想到这儿有交响乐团”,听过唐青石创作的管弦乐曲《山岗上的歌与舞》,连连称赞“充满对一个民族的美好愿望”。上海交响乐团团长陈光宪高度评价,凉山交响乐团的水平其实超过国内不少地方交响乐团。
  2019年10月,唐青石应邀出席中外著名城市交响乐团“长沙峰会”,与会者有国内外的19个著名城市交响乐团包括德国班贝格交响乐团、俄罗斯罗斯托夫爱乐乐团等知名国际城市交响乐团和北京交响乐团、上海爱乐乐团、澳门乐团等国内一流城市交响乐团的负责人。当与会者得悉凉山交响乐团一年要演出50场时,会场上响起热烈的掌声。
  国家大剧院演出部派人到凉山看了一场音乐会。回京后一周即发出邀请,本要参加2020年春季演出,受疫情影响延迟。凉山交响乐团正得到业界的认可和褒扬。唐青石作为付出最多的一个人,葆有真心:“哪怕我失去一切,只要凉山交响乐团的成长。”肩负对这个团的责任,他期许凉山交响乐团未来可以“立足于中国交响乐之林”。
  图/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夕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