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德化窑的“水火之玩”(上)

2021年01月11日 09:32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强雯

德化窑文物馆藏丰富。

德化窑贴塑水族油灯。

明代德化窑贴塑蟹盘水注。

□强雯 文/图

水火向来不容,如何又共生成为案台的相济之玩?中国的读书人在这方面从来不缺灵感,也不缺艺术。达官贵人也好,贫寒士子也罢,几千年的传统脉承下来,留下了几件宝贝,方可知道古人用心的精妙,生命哲学的巧构,都在这士子官人的案头文具上。
  这水火之玩 究 竟 为 何物?一为注水器,二为照明用的油灯、烛台之明火器物。笔墨纸砚是文房四宝,砚台的注水器与烛台、油灯,亦是传统读书人伏案不可或缺之需。水注、烛台与油灯,上至煊赫皇室,下至平头百姓,历年更迭,尤其讲究。

     壹 德化窑的机巧功用

水玩也好,火玩也罢,将其共利共生,形成水火既济之态,既取其实用,又可玩赏其美感,岂不妙哉?中国瓷器在这方面堪称平衡之大宗。而在五花八门的传统瓷器中,福建的德化窑堪称是瓷国明珠,从元代始,其精品佳作被老外藏为珍宝。
  德化窑用来塑造观音、佛像为重,承载宗教意义,普度众生,是宏大的命题。但是在机巧应用、生活情趣方面,也是别出心裁。在士子官人的案头,德化窑的水注、油灯与烛台,让人看了又看,爱不释手。所谓文玩,重在一个玩字。
  明代德化窑贴塑蟹盘水注,造型十分生动。初看以为是一个装饰物,其实是方便砚台添水之用。古代学子,研墨写字,墨久晾空中,易滞易干,注水器一端,稍添水,便又成活墨,下笔十分得神;又或是绘画之时,需要不同程度的浓淡深浅之墨,注水器便派上用场。当然,有时环境所致,书画不能太讲究,也可就地取材,直接用一支干净毛笔蘸清水,注入砚台墨汁其间,一滴两滴也可有画龙点睛之功。

    贰 古代的文创产品

然而,学子伏案,日长时深,不免疲倦枯燥,古代的文玩,类似今天的文创产品,其设计的初衷想必都是差不多的,赏心悦目,造型好看,越看越爱看,看书写字其间,摸一摸,观一观,有如神助一般,又不觉枯灯青卷的辛苦,守着案头之劳,迈步功名之阶了。
  观看明代蟹盘水注,可以领略读书人风致一二。通体为象牙白釉,胎质细腻,釉面光洁。总高4厘米,口径为14×9厘米。水注形为一只丰硕的螃蟹伏在一张荷叶上。洁白无瑕的螃蟹肚腹鼓胀,为内空,其肥厚丰满,两只似钳的大腿和八只小腿,也圆鼓鼓的,似乎充盈着神秘的气体。螃蟹瞪着两眼,张开双钳,像正在警惕着周边动静,以防不测。漏斗形水口置于蟹的身后,与蟹身内部相通,以便注水和储水。荷叶的茎杆直立,为注水嘴。整个造型可爱,又实用,荷叶、茎杆、螃蟹相得益彰。
  善用螃蟹来造型,大概是福建地区的风俗,毕竟福建临靠东海,这个沿海城市,对水族海鲜类的生物,有着天时地利的喜爱。在另一款明代贴塑水族油灯中,也可以看见螃蟹主题,虽然一个是灯火,一个是水注,使用功能毫不相干,取意,却有着惊人的相似。


【责任编辑:夕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