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蜀风茶韵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2021年01月08日 09:39 来源:散文网 作者:婉约

红尘阡陌,人来人往。留不住的是时光,挽不住的是情意。试问真情几何?天泥炉邀酒!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相信白居易的一首《问刘十九》,会给所有读过此诗的人留下深刻印象,并且在心里感受到别样温情。

全诗简短素朴,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刻意的修饰,寥寥数语,就把日黄昏那个特定的场景定格在众人面前。末尾那一句深情的呼唤,馨香而耐人寻味。每每读这首诗,总感觉是在某个风雪寒里捧起一杯温热的酒,窖藏在时光深处的温润与美好,就会纷至沓来,在内心里,与某些不为人知的念想交织在一起,随诗的意境蔓延,润泽芬芳。

不止一次,驻足在诗人馨香的笔墨里,仰望那可遇而不可求的人间真情;不止一次,流连在诗人营造的氛围里,体会着人与人之间难能可贵的在意与懂得;不止一次,将思绪放飞,随诗的节拍,走进那个暮色四合的黄昏,走进飘着酒香的屋子,走进诗人溢满温情的内心世界。

“穷则独善其身”,这是诗人的人生信条。作为一个内心丰富的人来说,避开车马喧嚣,远离官场纷争,幽居在乡野的时光,是修身养性的时光。当人生,以另一种姿态绽放的时候,生命,就会有更深层次的累积。一切仿佛都是静止的,一切又都在默默中生发。就象眼前这个萧瑟的冬天,简单、纯粹,却于无形之中,沉积下生命的厚重,蓄势待发。

黄昏天欲雪。冬日的黄昏,寒风四起,而欲雪之时,更是冷寂到极点。站在屋檐下,眼见天色越来越暗,而那一场酝酿已久的雪马上就要落下来,寂静的街道已空无一人,诗人淡然的内心,忽然平添了一丝惆怅。(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折身回屋,炉火烧的正旺,不时有一星半点的火花从炭盆里飞出来,与空气相接触,发出清脆的哔扑声。桌上,那一壶新酿的米酒,散发着诱人的清香,清洌的酒面上,那几粒未被滤掉的酒渣,泛着莹莹绿意,如细小的蚂蚁游弋,这,更加触动了诗人的内心。

窗外地冻天寒,室内红炉生暖,几盆绿色植物在屋子的一角透着盈盈生机,寂静之中,还是寂静。要如何消度这寒冷的夜,又该如何不辜负这夜的静?一份心事在寒夜里弥散开来,化作淡淡愁绪,无语怅然。

如此静好的夜晚,若能和知心朋友一起,围炉夜话,再辅以米酒的甘醇,那是何等惬意的事?诗人的心里,豁然开朗。想起相交甚欢的友人,稍事片刻之后,在梅花小笺上写下了脍炙人口的《问刘十九》。

一直喜欢读这首诗,尤其是在寒冷的冬夜里读,倍觉温馨。雪的冷,炉的暖,酒的醇,情的真,强烈的对比,如闪电,把人间纷杂虚伪的幕帘击穿。

喜欢欲雪的黄昏,喜欢炉火的温暖;喜欢米酒的甘醇,喜欢友情的芬芳,喜欢人与人之间那种心不设防的真。那感觉,就象是在寒冷的夜晚,踏雪归来,远远望见,屋子里透出暖暖的光。那感觉,就象身在异乡,在某个转角,突然遇见阔别已久的人,那种亲切,不用多言,一切心领神会。

读诗之余,不由感慨。诗人何其幸运,能在森冷的寒夜,用如此简单的方式邀来相知的友人,不用半句客套,无需找寻理由,只那么轻声一呼,便有友人,如约而至,用真心来相守一份真情。如此真挚的友谊,要多少时间,才能累积起?如此可贵的情份,又要多少相惜,才能换来?

曾经,真情如此惹人醉。伯牙遇子期,一曲《高山流水》,成就了人间佳话。“巍巍乎意在高山,汤汤乎意在流水”,那遥远的琴音,穿透历史时空,温暖了多少人的岁月。管仲无限感慨:“生我者父母也,知我者鲍子也。”一句懂得,胜过了万语千言。而当代文豪鲁迅,也为志同道合的友人瞿秋白写下了:“人生得一知已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曾经,真情那么暖人心。竹林七贤,坦诚相待,全无心机的为人处世姿态;桃园结义,情同手足,生死相随的忠肝义胆。历史的天空,留下过一双双坚实的脚印,友情世界,留下过一幅幅动人的画面。

然而,时光飞逝,人心不古,情真意切终敌不过逝水流年。不知何时起,世间变成了名利场,虚伪替代了真诚,利益取代了良心,蝇头微利,蜗角虚名,左右着许许多多人的思维与言行。利益面前,人与人之间再没了真情与担当,人情淡漠之处,薄情寡义,屡见不鲜。

无意指责,也无权指责。只是多么希望有那么一天,世间变得如从前般纯粹,名利退去,真情复苏,人与人之间,绝无半点虚情假意,也无一丝利益之争,为人处事,都如君子般坦坦荡荡。

多么希望有那么一天,人人都能拥有真心相知,与不设防的朋友。人人都能够在孤寒之夜,寂寞之时,毫无顾忌地向真心朋友发出内心深处最真切的呼唤: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责任编辑:洛尘】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