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蜀风茶韵

我的邻居七伯

2021年01月06日 09:36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田明章


“一进东门天涯石,二出南门五门五块砖,三桥九洞石狮子,青羊宫内会神仙。唐家寺内八阵图,汉川沱水照连山,遥迁悲动金铃响,德阳县内出安安。西蜀景致表不尽,且问地脉在哪边,要问地脉在何处,转身北看凤凰山。好山好山真好山,枪打凤凰炮连天,晴日明月照得见,坐在西蜀不起川。惟愿我主红福现,一统山河万万年,尽望四川一座城,妨朵莲花朝北京”。

这是七伯在买小玩具的时候爱唱的顺口溜,边唱边买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好多人喜欢听也喜欢买。

七伯姓卢,家里排行老七,大名卢建寿,今年八十四岁了,大家都尊称他“七伯”。原来是永丰乡双楠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农转非后住进了双丰路38号大院,大家都称他为“买快乐的人”。我们原来住一个院子,农闲时在青羊宫、百花潭、人民公园买玩具,每次买玩具回来都要从我家门口过,他边走边唱川剧,唱得条声吆吆的,好听得很,看到大家还会热情的打招呼。

    七伯喜欢摆龙门阵,每到夏天的晚上乘凉,七伯拿一把大莆扇,坐下来谈古论今,大家听得津津有味。有天晚上,他说有个法国人给他照的相片从法国寄来了,是大队的“猪医生”悄悄给他的,怕有“里爱外国”罪名,喊他不要声张,信封上印的是马年的符号,有一尺多长。他找公园头一个熟悉的教授给他念的,法国人叫“安娜露易斯·斯特朗”,那是我第一次听到那么长的外国名字。

我搬出老院子二十多年了,经常想起七伯和七伯的故事,想给他拍一组照片。于是,有一天偶然听说七伯周末在簇锦公园买玩具,立即开车赶到了公园。

远远的我一眼就看到了七伯,他正在桥边吃午餐,两个包子就解决了一顿,我静静的看到,一只猫在讨食。他穿着一双草鞋,衣服还是那么简朴,普通得就像农村的大爷,其实人就是一个普通的大爷。

我观察了十几分钟,生意冷淡,好多家长和娃娃经过,对这些玩意只看一眼,莫得啥子吸引力,都跑到儿童玩园去了。有几个娃娃看到我在拍照,一下就围了过来,拿起玩具使劲摇,都没有玩过,还是觉得新鲜。

我走拢和七伯打招呼,故意问他生意如何,他说这叫啥子生意哟,混时间的,又打不来牌,莫得事做点小玩意,打发时间嘛。

七伯喜欢帮忙,不管哪家有红白喜事,只要喊到七伯,他一定尽心尽力,特别是丧事,谢客的话从他的口中出来硬是巴适,妙语连珠:各位亲朋好友,主人家人手少,经佑不到,照顾不周,敬请谅解。要喝酒,请动手,要喝茶,自己拿……场面一下子就轻松多了。

我问他小刚(他幺儿)接不接班呢,他说小刚呢做得来,就是懒心无肠,你看嘛,现在的玩具都是机器生产的,又漂亮又好看,哪个还买我们这个土玩意吧。我问他为啥不卖风车车呢,他说材料不好买,搬了楼房又站地方,就没有做了。

告别了七伯,我在想,原来卖这些小玩意是为了生存和养家糊口,现在呢,又有社保,生活无忧,孙娃子末娃子都有了,图个啥呢?其实就是生活习惯,一辈子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把快乐带给大家,带给我们和我们后辈的童年,这就是他的快乐。

时隔两个月,在小区看到七伯在做玩具燕子,还有好多娃娃在看稀奇。一套模具一砣黄泥巴,安上翅膀阴干后,点上颜色串起线,再绑个小棍子就能飞了,这个过程大约要一个星期左右,一次可以做五十个。

在七伯屋头找了多久,才找到几张老照片,左边就是安娜露易斯·斯特朗寄来的,还上过法国的报纸,发黄了都没有啥得丢。夏天七伯一般都穿草鞋,那二年辰穿泡沫凉鞋的多,不晓得那么多年七伯穿烂了好多又。这就是我的邻居七伯,一生买快乐的人,也给很多人带来了童年的快乐。

后来《成都商报》记者小胡联系我,要采访七伯,七伯正在家里做玩具,小胡问做了多少年,还要做多久,七伯说已经做了五十二年了,准备做到一百岁,活到老做到老,哪一天眼睛一闭就算了。

哪曾想到,就在小胡采访后的第二天,他家里打电话说七伯走了,说七伯骑自行车出去摔了一跤,突发脑溢血没有抢救过来。晚上到小区去吊唁,来了好多人,有的三辈人一起去的,都是玩七伯的玩具长大的。哪曾想,要卖一百岁的愿望没有实现,竟成了永远的决别,也成了最后的独家采访,以后再也看不到这位卖快乐的老人了。

版权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洛尘】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