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案例追踪

临死淌下伤心泪 只恨“大法”太残忍

2021年01月05日 09:52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侯春霄

2012年11月14日,一个“大法弟子”发出了悲愤的呼号:“‘法轮功’太残忍了,我恨死‘法轮功’了!”

这名“大法弟子”叫赵玲,当时,她才48岁。

她总算醒悟了,然而,她的生命却已经走到了尽头。

赵玲原是河南省沈丘县农机局职工,1964年9月,出生于河南省沈丘县槐店镇。在同事眼里,她原本是一个阳光、正直、善良之人,业务能力强,很受领导及同事们称道。而到了1996年,却不幸一脚踏进邪教“法轮功”里。

与众多误入歧途的“大法弟子”一样,赵玲起初也是抱着祛病健身的愿望习练“法轮功”的。当时,全国正流行“气功热”,邪教“法轮功”便借机打着气功的幌子招摇撞骗,吸纳信徒。赵玲因为常年患有气管炎等慢性疾病,时常遭受病痛的折磨与困扰,所以,一听到“弘法”的“法轮功”信徒说“练功保治百病”,就身不由己地加入到练功者行列之中。

进到“法轮功”里,赵玲渐渐懂得了一些所谓的“功理”“法理”,明白了“师父”已经给每一个“真修弟子”“清理了身体”,还在弟子小腹部下上了“金光闪闪的法轮”,同时,“师父”的“法身”还对弟子24小时进行保护。

由于“师父”所“加持”的心理暗示起了作用,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赵玲竟在妄求中感到习练“法轮功”产生了奇效,觉得身上的不适感慢慢减轻了。如此一来,她便怀着“受益”心态逐渐痴迷于“信师信法”,无论上班还是下班,一天的时间越来越多的被所谓的练功、“学法”所挤占。

为给“法轮功”贴上“好功”“正法”标签,邪教主李洪志多次在“法轮功”邪书里鼓吹“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让信徒在虚幻中自以为“修炼”“法轮功”就是跟着“师父”“学做好人”。以此歪理邪说为据,李洪志又进而鼓吹练功能促进社会和谐,提高工作效率。可是,目睹赵玲习练“法轮功”之后的精神状态和工作状态,她多年的同事李文明却说:“‘法轮功’就是骗人的!”

据李文明回忆:赵玲在习练“法轮功”以前,工作热情非常高,在单位口碑也非常好;习练“法轮功”以后,原有的敬业精神荡然无存,迟到、早退成了家常便饭,还经常在上班时间抄写、研读“师父”的“经文”。她不光自己在办公室里“学法”,还劝说同事们跟她一起学。虽然没有一个人信她的,但她的“弘法”却实实在在的影响了大家的正常工作。故此,多次受到领导批评。然而,自认为“修心性”“上层次”的赵玲并不能正确对待领导的批评,而是一听到批评就赌气旷工,往往是一连好几天无故不上班。

有一次,领导让李文明去赵玲家里看看她为何不来上班。李文明到了赵玲家,却见赵玲正在地上打坐练功,旁边还播放着“法轮功”光碟。谈话之间,李文明发现赵玲咳嗽得更厉害,喘气也比以前更加急促。李文明就劝赵玲别再痴迷“法轮功”了,抓紧时间到医院检查一下身体。赵玲不听,又神神叨叨的搬出什么“消业说”,宣称自己身上的病都是前世的罪孽,说只要诚心“修炼”,“师父”就会帮着自己“消业”。李文明说,在当时看来,赵玲已经满脑子都是“消业说”“上层次”“圆满论”“求福报”等歪理邪说,整个人完全被“师父”李洪志牢牢控制住了。

往后,赵玲就经常请假。这一方面是因为她更加痴迷于练功、“学法”,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长期拒医拒药使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即便到了这种程度,她依然对“师父”和“大法”没有一点怀疑,还说这是“师父”对“大法弟子”的考验,并串联其他“功友”,企图外出替邪教“法轮功”“讲真相”。所幸的是,由于亲友劝阻,他们的荒唐举动未得“圆满”实施。然而,令人惋惜的是,亲友的劝说没能使她从“法轮功”邪教泥潭走出来,最后,她还是在“师父”的蛊惑之下一步步走向绝路。

“师父”李洪志的可恨之处,就在于明明知道“修炼”是个火坑,却又偏偏硬要把弟子往这个火坑里推。他在“经文”中也说:“我们许多人在修炼过程中,往往你修炼的时候,你爱人就特别不高兴,你一炼功,就跟你打仗。”可他又说:“本来是件好事,他却老是跟你过不去,其实就是帮助你消业。”信了这样的歪理,“真修弟子”被“修”得家破人亡也就成了见怪不怪的常事。

据赵玲的邻居王天来说,赵玲原来是个很勤快的人,家里家外都收拾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自从习练“法轮功”以后,不光家务不做,就连孩子都不管了,弄得家不像家。丈夫又忙于生意,没时间顾家。这样,全家人就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赵玲的“修炼”也就一直受到丈夫反对。

2001年的一天,在外忙了一天的丈夫回到家里,见赵玲仍然在痴迷的练功,而瘦弱的儿子则在一旁啃着干硬的方便面充饥。丈夫一怒之下,把赵玲所用的“经书”、光碟什么的全都扔到了门外。两口子由此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往后,这个家里再也没有平静过,直至闹到离婚。

但是,家庭的破碎并没能让赵玲幡然悔悟,她仍然荒谬的认为这是“师父”对自己的考验,觉得离了婚更容易“精进”“上层次”。

随着“修炼”的“精进”,“师父”李洪志强加给赵玲的伤害不断加深。多年之后,说起“法轮功”给赵玲独生儿子造成的悲剧,王老师依然掉下了痛惜的眼泪。

王老师是赵玲儿子的老师。2003年4月的一天上午,王老师发现赵玲的儿子连续好几天没到学校上学,于是,便到赵玲家进行家访。进了家门,只见赵玲的儿子满身都挂着“法轮功”“护身符”,赵玲和一个“功友”正在一旁手舞足蹈地为儿子发功,嘴里还不住地念诵着什么。

再细看赵玲的儿子,王老师感觉不对劲,上前一摸孩子的额头,方知孩子正在发高烧。

王老师立即劝赵玲赶紧带孩子去医院治疗。赵玲不听,说孩子发烧是前世的“业力”造成的,只有驱赶掉他身上的“业力”,才能够保他平安。王老师见赵玲如此痴迷,当即便把孩子送到了县医院。经过治疗,孩子的命算是保住了。但是,由于治疗不及时,最终还是留下了脑炎后遗症,至今还有点痴呆。

王老师说:“好好的一个孩子,就这样被‘法轮功’给害了!”

“师父”的“法身”也没能保佑赵玲平安无事,相反,却一步步把她推向死亡的深渊。赵玲的妹妹赵英说,赵玲由于不听领导和亲友劝说,一心痴迷于“消业”“圆满”,导致病情逐渐恶化,而她自己还在抱着“练功求福报”的想法等着“师父”帮她“消业祛病”。

2012年7月的一天,赵英去赵玲家看望痴呆的外甥时,见赵玲正痛苦的躺在床上,呼吸急促,不断发出剧烈的咳嗽,吐出的痰里都带着血丝。赵英劝她说:“姐姐,赶紧上医院吧!不然的话可就晚了。”赵玲却依然痴痴地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的‘法身’保护,不会有事的。”赵英又急又气,找来邻居帮忙,强行把赵玲送进医院。经过检查,赵玲被确诊为肺癌晚期。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赵玲醒悟了,她拉着母亲的手说:“妈妈,我错了,是‘法轮功’害了我!”

说完,便是满脸悔恨交加的泪。


【责任编辑:洛尘】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