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成都,一个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城市?

2020年11月20日 09:28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刘聪

成都后子门发掘的北宋遗址。

金沙遗址九柱建筑基址。

□刘聪 文/图

走在今天的成都城内,细心的市民也许早已发现,与人民南路、蜀都大道中段等近几十年才修成的道路不同,北大街、南大街、浆洗街、太升路等众多有着一定历史的街道,并非正南正北走向,而是大致呈北偏东一定角度。
  在我国,不光是现今北京、西安等都市为正向布局,很多发掘的上古城市遗址也多为正南齐北布局,如河南的登封阳城(春秋战国时期)、洛阳故城,湖北纪南城、郢城,江苏扬州唐城等遗址也都是正南齐北朝向。
  常有人调侃,成都是一个来了就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城市。为何成都老街道与其他故都皆不相同?这是近代成都形成的,还是能追溯到古代的历史传统?

     斜城古已有之成因众说纷纭

文物考古部门对此进行了研究,在翻修成都市体育中心时,挖出了北宋时期的城市主干道遗址,也是北偏东方向,与现今的成都街道一致。我们可以很简单地通过遥感手段测量出来:北偏东28.5度,也就等同于东偏南28.5度。
  既然这个角度是古已有之,那有什么来历吗?斜城之因众说纷纭,大抵不过这几种:顺水流说、顺风向说、朝向秦都说、朝向雪山说。有专家论证成都斜城来源于东北来风与西北来水:成都长年刮东北风,岷江又是从西北而来,加之成都东西两侧的龙门山脉和龙泉山脉便是北偏东朝向,以此判断古人依此修建了倾斜的城池。但这样的解释,缺乏物证,想当然的成分居多。

     水系导向说:
     古代水系与现代大不同

成都平原上发现了很多古城,但通过遥感照片仔细测量河流朝向后,我们发现实测数据无法支持所谓“河流的朝向与城址平行”的结论。所以河流说并不能解释城址朝向大多东偏南约30度的原因。
  实际上,在先秦时代,成都平原的水系和现代有很大不同,首先绕城而过的府河就不存在。目前我们能看到的符合街道朝向的府河,实际上是唐朝时人工开掘,目的是沿着既成的成都街道和城墙(罗城)形成护城河。在都江堰把成都平原变得“水旱从人”之前,这一地区的河流不光杂乱无章,而且时常改道(成都十二桥遗址据考证便是被河流冲毁)。除府河比较贴合街道朝向以外,成都古河道中最为重要的检江、郫江、金水河、解玉溪,都和街道布局并不平行。所以,水系导向之说当可否定。

     风向说:
     现代气象资料不同于古代

还有风向说。很多人拿现代的气象资料来推导两三千年前的先秦时代,实在是有刻舟求剑之嫌。而且现代气象资料表明成都主导风向静风占40%,东北风只占10%,况且这也只能反映现代成都气象条件。
  历史上全球性的大规模气象变化屡见不鲜,譬如说1700年前的“东晋升温事件”、500年前的“明清小冰期”,这些都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区域气候。在不同的气温条件下自然有不同的大气循环,任何一地的主导风向3000年来毫不变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更何况,连四五十年前的风向和现在都不一样;20世纪70年代的数据表明,成都在最需要通风的7月夏天主导风向是南风,最怕通风的1月冬天才是刮北风。那么,在遥远的古代,风到底往哪儿吹,谁现在说得准呢?
  所以,所谓古成都街道朝向由风向决定的说法,一来没有数据支持,二来没有古籍记载,三来也缺乏同类型城市布局来佐证。

     成都斜城的秘密藏在金沙遗址中

那还有什么因素可以让筑城的古人们“人为选择”?
  2001年,成都西北发现出土了举世震惊的金沙遗址,古成都向东南方向倾斜的数理逻辑,就藏在金沙遗址的黄土层中。2002年12月,在金沙遗址祭祀区东部发现了一个建筑基址,建筑已不复存在,但万幸存9个柱洞,著名的太阳神鸟金箔便出土于九柱洞附近。九柱洞所形成“三纵三横”的布局,朝向有两个测量值:东偏南27.17度与北偏东29.05度。这正与现代成都街道朝向顺时针偏斜28.5度保持高度一致。
  据中国社科院杨鸿勋研究员考察,柱洞上的九柱建筑应该就是古籍中“黄帝明堂”在蜀地的复制品。这个被用来担任国家大祭的“明堂”,其朝向自有讲究,作为有深刻太阳崇拜的金沙王国,将最神圣的祭祀高台朝向日出方向,就再自然不过了。为什么九柱洞没有朝向正东呢?那是因为在古人心中,还有更神圣的一个日出时间:冬至日。
  冬至,又叫“一阳生”,曾被视为是新的一年开始,俗称数九、冬节、长至节、亚岁等,是中国历法中最为重要的一个节气,也是二十四节气中最早被制订出来的,时间在每年公历12月21日—23日之间。这一天,昼最短、夜最长,此后夜渐短、昼渐长,阴消阳长,是阴阳转化的关键节气,称为“冬至一阳生”。不光中国人有这样的认识,西方也有相似看法。远古以来,东西方人们都习惯把冬至看成阳历年的分界点。时至今日,东方还有“冬至大如年”的谚语,西方有人甚至认为从冬至演变出了圣诞节 。自然,冬至这一天的日出方位,也就成了十分重要的方位了。

     盛行太阳崇拜
     全球多处城市斜向布局

与冬至日出方位一致的城市朝向,并非只有成都一城而已。在埃及开罗南部不远的加龙湖畔,有一片废墟,纬度和成都相近,是公元前300年的一座城池,Dionysias,以希腊酒神名字命名的一座托勒密时代的城址。千年过去,只剩一片黄沙淹没,但万幸的是还矗立了一座完好的建筑:加龙神殿。小小的一扇门,正对东南方。加龙神殿最神奇的时候是在日光节。正是12月21日或22日——北半球的冬至日。冬至这一天清晨,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阳光从神殿唯一的一扇门直射入神殿,经过4道大门后直抵内殿最深处,照亮了索贝克神的雕像以及门楣上的太阳神翼。
  供奉另一个太阳神——阿蒙(Amun)的古都底比斯(现卢克索)卡纳克神庙群,同样是个“斜城”。约旦杰拉什,几乎和成都同样的纬度,日出方位相差无几,街道的指向也保持一致。而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不仅仅是市区中的古建筑朝向冬至日出方位,其东南郊外有一片被称作欧洲三大公墓之一的“中央公墓”,这个公墓里埋葬了包括施特劳斯、莫扎特、贝多芬在内的多位名人,也同样是对准冬至日出方位。
  两河流域幼发拉底河岸边的纳西里耶,这里有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距今7000年的乌尔城遗址。纳西里耶,这座纬度和成都相同的伊拉克城市和成都使用了同样的街道朝向:东偏南28.5度。
  此外,爱尔兰纽格莱奇古坟、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美国拉斯维加斯,甚至巴国故都重庆之解放碑、僰国故都宜宾大观楼的街道朝向,也都指向冬至日出或日落方位。由此横向佐证,再加上金沙九柱与实测日出方位的客观证据显示,成都街道斜向布局是因太阳崇拜而形成的这一推断的可能性,远远超过其他各种理论。
  金沙发现的九柱明堂明明白白地显示:成都和金沙并非是完全独立的两座城市。张仪所筑龟城,完全是金沙城制的拓展,连街道朝向都原封不动;用现在的话来说金沙是老城,龟城是向东向南发展的开发区新城。
  九柱明堂,默默地向我们讲述了成都3000年来从未改变过的建城史:在世界范围内那么多古城,能将太阳崇拜深深烙入肌理,化作大街小巷一直延续了3000年的,只有成都。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夕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