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牵戏人”罗兰秋:复活中国最美皮影(下)

2020年11月19日 09:32 来源:华西都市报

罗兰秋在展示她定制的成都灯影影偶。摄影王磊

成都灯影景片《放裴》。
  图/《最后的影戏》

成都灯影头茬,丑角。图/《最后的影戏》

成都灯影动物景片。
  图/《最后的影戏》

2008年12月,罗兰秋的学生在成都街头表演新生代灯影戏“姚明大战流川枫”。 摄影/肖笛

2020 年9月28日,罗兰秋以传统成都灯影戏为主题设计的运动会开幕式火炬点火仪式方案,获得了成都第31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开闭幕式创意比赛金奖。而且她是10个金奖方案中最年长的投稿人。罗兰秋在颁奖仪式后的采访中说,这个奖是对她研究成都皮影(灯影)十几年的一个肯定。
  罗兰秋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其实(最高兴的)还不是获奖,而是可以演出了。”成都灯影终于不用躺在博物馆里做窗花,可以真正走出来,在当代观众面前展现它天下无双之美。

     壹 成都灯影戏研究起步晚

从咸丰年间诞生到1935年前后,短短80年时间,成都灯影便从巅峰急转直下走向没落。到1940年代,灯影已经成为都市传说,成都城内能唱演影戏的艺人仅剩几人。
  这个断档一直延续到1950年代,“影戏振兴应该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现在成都最后一位灯影戏传承人梁开通,就是那个时候被国家选中,到剧团去学整套皮影戏表演。”梁开通出生于1946年,16岁被选入成都木偶剧团,跟随成都“春乐图”影戏班老艺人陈继虞学皮影戏,“陈继虞不光教授梁开通他们演皮影,还教他们皮影如何穿衣戴帽,即‘牵戏’,相当于戏剧的导演。”
  据罗兰秋介绍,当时一共有7人被选中去成都木偶剧团学习影戏,学成的包括梁开通在内只有4人,后来其中3人改行了,现在仅剩梁开通一人还在坚持演出。
  而学界成都灯影戏的研究同样起步很晚。1980年,由民族史学家任乃强发表《灯影戏的皮刻艺术》开了四川影戏研究的 先 声 。1984年,四川大学历史系教师江玉祥在川大博物馆的库房里清点文物时,发现了一箱布满灰尘的清代灯影戏戏箱,开始研究这种集美术、戏剧、民间工艺于一身的传统民俗。
  江玉祥将成都灯影戏从四川多种影戏流派中分出,单独成为一个系列。然而研究成都灯影学者依旧非常少。“资料太少了”,罗兰秋作为四川第三代研究成都灯影的学者,已经无缘见到民国时期留下来的老艺人,“而且这种民间的小玩意儿,(即便)很多人(文人或画家)参与了以后,也不愿意让别人晓得。这些就是雕虫小技。”因此也没有留下文字记录。

     贰 耗资20余万复刻影偶

罗兰秋只能从与灯影戏同时期其他的文献中寻找一些蛛丝马迹,例如清末竹枝词等。而且罗兰秋开始研究时,手边没有成都灯影的实物,只能跑到各个博物馆里观摩拍照。为了能摸到实物,罗兰秋联系陕西的皮影雕刻艺人,自己出钱,请他们照图册和照片复刻成都灯影影偶。
  罗兰秋觉得虽然影戏需要创新才能与时共进,但是恢复传统更为重要,“现在表演川戏就是喷火、变脸、弄个板凳顶个灯,这些就是一点点(川剧里)简单的元素,更不是创新。”
  长期研究大众文化传播的罗兰秋,深知现代观众的需要。因为传统影戏不仅是现代影戏的基础,而且传统影戏因为年代所造成的“距离感”,在现代反而可以产生独特的审美体验。
  而且罗兰秋认为即便是传统影戏,也有很现代化的一面。罗兰秋表示,隔了一层影窗使得影戏具有一种特别的神秘感和强烈的视觉效果。尤其是成都灯影动作极为细腻,细致到影偶手部的手指和手掌可以分别操作。这些细微之处让影偶在呈现舞台效果同时,表达出的内心情感。而情感,古今是共通的。
  说来简单,但恢复的历程并不容易。由于成都灯影精美复杂,不易制作,十几年来,罗兰秋在复刻影偶等方面的开销已高达20余万。但罗兰秋仍没有一套可以演完整个剧目的影偶。而且外地工匠由于没有接触过成都影戏,复刻出来的影偶在许多细节上让罗兰秋觉得不足。

    叁 大学皮影社团创新推广

为了让自己手里的影偶活动起来,罗兰秋开始自己尝试“牵戏”。她按照手头现成影偶,选择合适的剧目,进行编排,交由学生去演绎。
  “我是因为喜欢才开始。这个你去研究它,就必须去动(手操作),静止是不行的。”2008年,罗兰秋所在的大学皮影社团得到中国皮影博物馆的支持,开始外出表演。在她的指导下,大学生们使用灯影影偶,在成都街头表演起传统戏选段《钗头凤》《梁祝》等。皮影社团还专门定制新的现代皮影造型,创作一出新段子:“姚明大战流川枫”。
  “其实日本动漫里很多(角色),都可以用皮影去创作出来”,罗兰秋说,“年轻人不是不喜欢皮影,只是找不到好的方式让他们接触到。”
  罗兰秋觉得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她参加比赛的初衷就是希望能抓住这个机会,让成都灯影有个舞台,展示它的美。
  “那天获奖的10个人里头,我年龄最大。其他人都是90后和00后,只有我一个60后。他们都是高科技的,只有我这个是把博物馆的东西拿出来”,罗兰秋说,“我觉得我能让它们(博物馆里的成都老皮影)动起来,这件事更有成都特色。”
  封面新闻记者何晞宇


【责任编辑:夕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