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锦城印象

消失了的锦江里

2020年11月18日 09:28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陈岸国

成都南门武侯祠侧面有个锦里,城北金牛区驷马桥街道府河北岸段有个北门里,如今这两处已是网红打卡地,是摄影者时常光顾之地,名气渐已家喻户晓。

这一南一北的两个“里”作为旅游之地,引无数游客竟相游览,是休闲品茗听音乐感受成都文化的好地方,如果遇上天空放晴,南北两“里”的景点往往游人如织,约上三朋两友一聚,府河边喝茶赏景也算人生惬意。

今年深秋一个日子,正值难得阳光明媚,来到金牛区星辉北门里府河边喝茶,温暖的阳光透过金黄的银杏叶,仿佛把大地都染黄一片,这晶莹亮黄颜色正是一年中深秋的符号,秋季中独特的大色彩,白鹭在河中高飞低翔,迎着阳光悠扬缓摇着雪白的翅膀,黄叶绿树白鹭与流淌的河水,满目蓉城秋色美。

悄无声息的府河水慢慢向东去,茶是越喝越静,酒是越喝越兴,思绪如那河水在流淌,脑海中塞满回忆。

锦里、北门里的地名,自然让我想到市中区早已消失的锦江里,如今可能很多人不太知晓这个地名了,锦江里在我脑海中仍是那么印象清晰,一段百来米路长的锦江里就是如今盐市口玉泉酒店位置,盐市口一带因为上世纪90年代初中心区大拆迁,锦江路段被全拆除,修建了如今的大业大楼与玉泉池,而锦江路这么诗意优雅街名没有了,却在原锦江路段取了个通俗的街名——大业路,锦江里随之拆得更是消踪失影。

锦江路位于盐市口南边,而且锦江里又在锦江路的中间段,锦江里呈东西方,西端与染房街中间段连接,只是没有通街,锦江里可能居住有几十来户人家吧,锦江里东端口就在锦江路上。

想当年市中区的街道与街两旁两三层青砖黑瓦房,脑海中映出的却是怡静如古镇一般,颇感那个年代城市生活仿佛是一种慢节奏,街景小巷的锦江里透着一股浓郁的闲漫生活之味。

在这不长的锦江里巷子两旁座落着5、6个深浅不一的院落,错落有致的白墙青瓦木质房屋彰显着浓厚的成都特色,巷子里的住户都栽有植被小树,春夏之季常见到五颜六色花朵的蔓藤花草攀在墙外房瓦上,平添了里弄中一份恬适的静谧。

当然,这个锦江里偶尔也陡显人声鼎沸热闹之气,记得有一年夏天公交车正在锦江路站上下乘客,猛然跳下一个摸包包的偷儿,失主发现后挤下车大吼猛追,偷贼仗势跑得快,一个趟子就窜进锦江里,以为从巷子那边溜得脱,追得气喘吁吁的失主看到那么深的巷子,觉得追不到了想放弃,一听那些街坊说锦江里是条死巷巷,失主立马意志坚如刚,夏天午睡的人们听到逮小偷睡意全无都来相帮,众邻里们手拿棒棒,一面众人围追堵截之网顺势铺开,那阵是莫得啥子110,更不可能打手机报警,只有靠胆大灵醒,那个偷儿被人们追得撞撞跌跌,终成如瓮中捉鳖,从院子里逮出来把那摸包包的打得喊娘喊爹。

上世纪70年代城市居民生活用水主要依靠街边巷口自来水桩取水,有不少院落还有井水,两水桶一根扁担一口水缸成为家庭厨房中的标配,就像如今的冰箱与微波炉。锦江里当年设有一个水桩,每天午后16点开始专人放水,街坊四邻提桶排班站队几分钱两桶水担回家倒进水缸用两三天。

那个自来水桩,维系着锦江里及大街几十户人家的生活用水,担水是生活中不可缺的家务,时常见左邻右舍的人们肩扛扁担挑着两桶水,晃悠晃悠往家走,水溅一路湿漉漉,当年俨然成为了一则市井风情。

随着社会发展科技进步,自来水纯净水早进入每千家万户,挑水人也早已从人们视野中消失殆尽,如今年轻人往往没啥概念,最多能从影视剧中看到几个片段,成为景区中的雕塑或画图,已成为过去时代的记忆。

当年在光华街八年读书时候,班上的阿伟,云西,华君及小阳等几位同学的家都住锦江里,我是时常去锦江里路口边院落的阿伟同学家,阿伟与云西两家住一个院子,院子不大可能就三四户人家,两扇本色大木门嵌在高墙青砖间,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一种古香古色韵,毫不输于当今的宽窄巷子,同学住的那个院子如今看来那才叫一个资格黄金路段,处于城中心繁华区域,站在大门边街口路景是尽收眼底,远眺卧龙桥,近看粪草湖,一派车水马龙穿流不息繁荣景象,成都历史最长的1路公交车,必从锦江里前面经过,那时候汽车不太多,更多的是三轮车人力车,架架车,职业挑水人,大包小包肩挑背扛忙生活的人们,喧嚣市区人忙碌,好一幅锦江金河城市图。

锦江里地段真是四通八达,从阿伟同学院子出门向左几步路就是物资局再走到达染房街及金河桥过金河就是盐市口的邮电局,向右走不远就是光华街与光华街学校,当年成都的转轮街烟袋巷向阳街梨花街都在那团转,锦江里过街对面就是卧龙桥与粪草湖北街口,锦江里斜对面有间低矮窄狭的理发店,店老板是崇州人,开在那里好多年直至锦江路拆迁。

大部分锦江里的人都到那铺子剃脑壳,剪个头发洗个头也就是一角多两角吧,整个锦江路上只有两个剃头铺子,冷大爷的剃头铺子几乎是老年人光顾,只刮光头,锦江里对面这个崇州剃头匠年轻人剃头居多。

同学家住的锦江里院子头有一处小天井,整洁幽静,70年代是正读初中时期,几个同学常去阿伟家翻阅《新阿尔巴尼亚》画报,画报犹如一个窗口,画报上的外国人洋盘又妖娆,金发碧眼衣裳又穿得少,在沙滩上奔跑,简直是不得了,觉得社会主义阿尔巴尼亚日子真是甜又香,看得咱们两眼发直两眼放光,完全认为阿尔巴尼亚是漆黑欧洲的一盏亮晃晃的明灯。

云西家与阿伟家两隔壁,自然去听云西他哥哥张明亲自组装带音箱的收扩机,当那美妙又有节奏感的音乐从音箱中穿出,浑厚低音与悦耳高音,听得来简直差点陶醉至晕啊。

那个年代收音机不见得家家有,而自己动手组装的晶体管电子管音响,觉得硬是实在港,心中涌出满满的佩服之意,这些几十年前的情景仍记忆犹新啊,

坐在府河边喝茶观景,思绪如那白鹭在飘飞,我在想呢,几十年前的锦江里染房街卧龙桥那些老街偏道如果没拆迁,蜿蜒的金河如果还在默默流淌,仍保持着那些地段施以翻新如旧之貌,那些地段很有成都品味与韵味的,染房街的后面紧临着流淌了若干年的成都著名金河,金河流向卧龙桥流向青石桥,这些天然市中区的老街与河流积淀着城市的厚重感,彰示着蓉城历史及文化,或许成为人们驻脚寻游市区中又一特色景区,或许会形成南有“锦里”、中有“锦江里”、北有“北门里”的城区格局或特色旅游地。

但是金河已加了盖盖消失了。

锦江里染房街粪草湖卧龙桥都消失了。

前十来年,城市建设就是千篇一律拆拆拆,少了些对有历史有文化的老房老街的传承保护,取而代之的是筑建了很多让人压抑的栋栋钢筋水泥高楼,放眼望去是千篇一律的大厦,似乎少了些市井文化与城市神韵,这种情形近年来已得到改善,一个公园化城市,一个有内涵的城市格局正在形成中。

版权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夕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