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锦城印象

过年没有咸烧白

2020年11月17日 09:29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 顾平

过年了,开席了。

全家人围着满满的一桌菜,各自找自己最喜欢的菜。“怎么没有咸烧白?”爸爸自言自语地问。爸爸有高血压,半年前还做了心脏搭桥手术,所以我们家就不再做爸爸喜欢吃的咸烧白。

爸爸见无人回答,也不说话,仿佛想起了过去的事情。

过年吃肉,爸爸妈妈是有故事的。

前苏联人民的幸福是土豆烧牛肉,改革开放前中国人的幸福是盼过年吃上一顿肉!中国的老百姓家家都有一个过年吃肉的故事。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物质遗乏,食品(尤其是肉)奇缺。那一年过年前,爸爸的农村工作队团年,分了两斤猪肉。下午我和姐姐走了七八里路,高高兴兴地接爸爸回家。路上,姐姐唱起了《北风吹》,我则唱童谣:“红萝卜,咪咪甜,看到看到要过年,娃娃要吃肉,老汉没有钱。”爸爸听了,高兴地对我们说:“老汉有肉了,娃娃莫要馋。”

吃晚饭了,爸爸躺在床上,一叫不来,二叫也不来。妈妈去叫,才知道爸爸在生气。原来这天是腊月二十九,爸爸的农历生日。妈妈不知是忘记了爸爸的生日,还是朝三暮四,省一省让第二天的团年饭得丰富一点,所以今天晚饭没有肉。

爸爸一生气,后果很严重。妈妈赶快将已经放好的肉又拿出来,切了一块,我和姐姐帮着烧火,很快就做一个酥肉汤。爸爸这才起来,闷闷不乐地和大家一起吃晚饭。

还有一年过年前夕,我家所在的山区小县城,看不到一点过年的样子。人们指望着副食品商店(当时唯一的副食品供应渠道)能在春节前供应一点年货,特别是数月未见到的猪肉。眼看就要到大年三十了,商店还没有动静,这年可怎么过啊。如何才能“欢欢喜喜过个年”?最后,爸爸妈妈想到了一个办法,到农村去买肉。

腊月二十五的一天早上,妈妈带着我悄悄出发了。走了十几里山路,来到一所学校,找到了妈妈的熟人,很少开口求人的妈妈鼓起勇气说出我们的来意。熟人听后,虽面略露难色,但还是答应帮忙,大概是被妈妈的行为所感动吧。一位母亲,为了一家人能过好年,顶风冒雪不辞辛苦,确实不易。

熟人带着我们悄悄来到公社供销社,找到了熟人的朋友,朋友利用自己的权力,违反了当时统购统销的规定,给我们卖了两斤猪肉和几斤猪排。

终于买到了肉,又可以欢喜过年了,妈妈非常高兴,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事情过去许多年了,过年吃肉的故事却难忘记,故事里,有亲情,更有伤感,就让这样的故事永远成为故事吧。

这回没有咸烧白,爸爸并不生气,团年饭在觥筹交错中进行,屋里的欢声笑语、屋外的鞭炮起伏……

版权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夕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