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范成大出蜀记(上)

2020年10月13日 09:43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林赶秋

1917年的二王庙正门。

1926年的成都万里桥。

清末日本石印本《吴船录》《入蜀记》。

□林赶秋

四川一省,古迹之多,名胜之雅,林木之秀,花鸟之蕃,物产之饶,矿苗之富,当为海内之冠。自古诗人例到蜀,可见其魅力有多大。但也不能作太过浪漫的想象,因为这些诗人不远千里万里入川到蜀,游山玩水、探古寻幽倒是余事,其主要目的多半还是从政为官,为口而忙。唐之杜甫、宋之陆游、明之宋濂、清之王培荀等等,均无一例外。
  来四川任职的外地诗人之中,陆游尤为勤奋。不单写下大量韵文歌咏川蜀之美,而且还有散文专书《入蜀记》详述行路之况。晚陆游三年入蜀的范成大更是有趣,见陆诗人已有《入蜀记》之作,遂写一本“出蜀记”,也就是大名鼎鼎的人文地理学专著《吴船录》。若用白话意译这书名,即:吴郡人范成大乘船游蜀出蜀之全记录。

     壹 万里之行始于成都

淳熙元年(1174年)十月,范成大在静江知府兼广西经略安抚使任上被任命为敷文阁待制、四川制置使兼成都知府。翌年正月二十日,他从广西桂林出发;六月七日,进入成都府路地界。在给从兄的家书中,范成大这样表达此次行旅的不易:“在路恰四个月以上,川陆相半,受万千辛苦艰险,他时归来面说,书中说不尽也。”蜀道之难,是早就出了名的,再加上范成大“多病早衰,须发如雪,骨痩如柴,食少药多”,入蜀之苦自然又会被放大若干倍。
  为什么范成大没留下自己的入蜀记呢?不仅因有《入蜀记》著鞭在先,最主要是一路艰辛不堪回首,即便要说,也说不尽,那就干脆不说。而到出蜀之际,是被皇帝宋孝宗召还京师,准备升官加爵,范成大则有了轻舟过万山的快意,此时再来下笔,自然畅快得多了,只恨不能事无巨细皆和盘托出。
  范成大出蜀,是由成都合江亭起锚,取水路东下,沿岷江,入长江,穿三峡,过赤壁,最后抵达南宋首都临安(今浙江杭州)。
  合江亭,当时既是腊月赏梅的胜地,也是送行饯别的码头。“蜀人入吴者,皆自此登舟。”亭西是万里桥,“诸葛孔明送费祎使吴,曰:‘万里之行始于此。’后因以名桥。杜子美诗曰:‘门泊东吴万里船。’此桥正为吴人设。”范成大每次出东郭时经过此桥,都会感慨一番,大约是起了乡愁。
  淳熙四年(1177年)五月二十九日这天,在成都待了两年的范成大也入乡随俗,像那些入吴蜀人一样,在合江亭登舟。离岸不久,他展开了一张蜀纸,挥毫写下“吴船录”三字。
  话说徽纸、池纸皆比蜀纸轻,颇受成都人尤其是各级官府欢迎,商家见有利可图,便贩至成都,每张以高出蜀纸将近三倍的价格出售。范成大到成都上任后,见蜀中诸司及州县办公缄牍必用徽纸、池纸书写,大大增加了财政开支,就带头使用体重而价低的蜀纸。当了两年成都知府,他就用了两年蜀纸,仅此一项,便节约了不少公费。
  淳熙四年六月初一,“舟下眉州彭山县”,安顿好妻儿老小,范成大一个人骑着马到县城里转了转。随后又一个人回到成都境内,“自侍郎堤西行秦岷山道中”。范成大见大旱之后,“流渠汤汤,声震四野,新秧勃然郁茂”,心里产生了一种与老农相似的欣喜之感。侍郎堤即九里堤,是北宋乾德四年(966年)成都知府刘熙古为防止江水腾涨为灾而重修的。
  然后到了郫县,范成大浏览了美景:“郫邑屋极盛,家家有流水修竹”;也碰到了美事:遭遇了当地群众的拥堵围观,他们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官。此后每至一处,都有这种围观:“自是而西,州县皆然。”显然,他很享受这种热闹场面。

     贰 一路探幽访古览胜景

过了犀浦镇、安德镇,范成大来到了永康军。这里有著名的水利工程都江堰,经过它的约束,“一路江水分流入诸渠,皆雷轰雪卷,美田弥望,所谓‘岷山之下沃野’者正在此。崇德庙在军城西门外山上,秦太守李冰父子庙食处也。”崇德庙,即今二王庙之前身。
  初四,即范成大五十一岁生日这一天,他进入青城山,再度引起了轰动。这年春季,范成大在成都少城大病一场,几乎死去,“仅得更生,因来名山禳祭”。游山是顺便,来青城禳病解厄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在最高峰之顶,范成大望见了川西的雪山,却听信传言,误以为是西域的雪山,感叹道:“雪山在西域,去此不知几千里,而了然见之,则其峻极可知。”
  离开青城山,到了“成都府路永康军青城县”,县址在今都江堰市石羊镇。“江水分流入县,滩声聒耳,以故人家悉有流渠修竹,易成幽趣。”流渠过境,修竹绕屋,这种成都平原再寻常不过的农家景致,在范成大眼里居然有了幽趣。
  初八,范成大抵达蜀州:“郡圃内西湖极广袤,荷花正盛,呼湖船泛之。系缆古木修竹间,景物甚野,为西州胜处。”此“西湖”给范成大留下了清丽而深刻的印象,所以又有《蜀州西湖》一诗。
  过了江原县,范成大在新津住了两天。他注意到,“成都万里桥下之江与岷江正派合于此”。成都来的和新津本地的朋友,也都因送他而欢聚于此。一切的一切,真像合江亭的场景再现。
  十一日,范成大坐着小舟来到彭山,接上妻儿老小,去了眉州:“城中荷花特盛,处处有池塘。”因为范成大在成都整修过街道,所以他又特别留意并赞赏了眉州城区的路面:“遍城悉是石街,最为雅洁。”
  陆游说:“成都无山,亦无茘枝。苏黄门诗云:‘蜀中茘枝出嘉州,其余及眉半有不。’盖眉之彭山县已无茘枝矣,况成都乎?”而范成大在眉州城里既看到了荔枝树,也吃到了荔枝,最后还摘了数百颗派人送给成都的朋友。朋友回信道:非常新鲜,上面甚至残留着“风露之气”。范成大颇得意于自己的密封保鲜法,故而“记之以告好事者”。所谓好事者或许就指的是陆游,亦未可知。
  十四日,范成大到了号称“西川林泉最佳处”的中岩,对唤鱼池、石笋三峰等景点作了详细的描述。从眉州至嘉州,一共一百二十里,中岩刚好处在半道上。
  十六日,在中岩与陆游等人挥泪道别,留下了一段“泪落中岩水不流”的友情佳话。陆游是范成大的下属,也是他的知交,一路送范成大到中岩,才依依不舍地分了手。


【责任编辑:夕文】
上一篇: 赶场啰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